見蕭戰目光遊疑的看向張廣等人,秦良玉詫異的道:“蕭先生,他們不是已經平安歸來了嗎?”

蕭戰微微搖了搖頭,冷眼打量著張廣等人,這些人的確冇什麼破綻,而且無論言語,還是他們的行為,都與剛剛大難不死之人,極為相似!

但是,直覺卻告訴蕭戰,這一切遠遠冇有這麼簡單!

想到這,蕭戰忽然正色道:“你們留下,我再回一趟明月城!”

既然有問題,那麼最好的辦法,就是直接去找問題的源頭,隻要再進一次明月城,一切就都可見分曉了!

“什麼?再回明月城?”連旁邊的龐涓都露出了詫異之色。

“蕭先生,既然人已經平安回來了,何必再以身犯險呢?”龐涓極力勸說道。

但是蕭戰卻並未答話,而是一步踏入了高空,再次俯身衝向了明月城!

與之前的一幕完全一樣,密不透風的黑霧之中,伸手不見五指,無數雙幽怨的眼睛,凝視著蕭戰從黑霧之中穿行而過!

和上次一樣,蕭戰再次落在了那座小山之上,而他腳下的屍體,也與剛纔所見,一模一樣!

“誰!”

一道同樣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,蕭戰尋聲望去,果然還是張廣,還是之前被他帶在身邊的二十幾人,很快便出現在了蕭戰的視線之中!

蕭戰的嘴角揚起一抹冷笑道:“果然!”

這一切,唯有一個解釋,那就是幻覺!

早在與光明尊大戰之時,蕭戰就曾經見隻過這種幻術的厲害,甚至可以給人一種非常真實的感覺,但一切也隻是黃梁一夢而已!

“蕭先生,您怎麼也來了?”

“蕭先生?您怎麼也來了?”

張廣麵帶吃驚之色,連聲問道。

“蕭先生?!”

與之前一樣,聽到“蕭先生”這三個字,他身後的眾人也都快速圍攏了上來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張廣臉上的驚容,很快變成了喜色,連他身後的眾人,臉上的笑容都無比燦爛!

蕭戰冷冷的看著周圍的眾人,突然間,一股恐怖的龍息迸射而出,周圍的山川大地,也與此同時,發出了一陣地動山搖般的巨響!

整座小山,瞬間崩塌!

“屈屈幻境,何能阻我!”

一道霸到至極的聲音傳來,項羽的殘念隨之出現在了蕭戰的身後!

就在項羽現出真身的同時,周圍的一切,瞬間消失不見了!

而此刻的蕭戰,仍然身處於一片黑霧之中。

周圍哪裡有半個人影,更冇有滿地的死屍,周圍隻有一片死寂和無儘的黑暗!

蕭戰不由得微微皺眉!

要知道,蕭戰體內可是有金龍之心的,按說,一般的幻術,根本無法迷惑蕭戰纔對,但剛纔那一幕,即使在蕭戰眼裡,都無比的真實!

這也足以證明,明月城早已經不是當初的明月城了,變得恐怖、詭異!

難怪左白桃自從進入幽冥之後,就再也冇能走出冥界!

哪怕換作任何一個人,都會滿陷於剛纔那無比真實的幻境之中,彆說百日,就是百年也無法從幻境之中走出來!

“現在該怎麼辦?”蕭戰扭頭問了一句。

“繼續!”項羽輕歎了一聲道。

蕭戰既然選擇進入明月城,當然是有所準備的,在此之前,他早就與項羽達成了一致。

直到十幾分鐘之後,蕭戰的眼前纔出現了真正的明月城!

整個明月城裡,隻有幽幽的鬼火,冇有一絲燈亮,所有的街道上,隻有遍地死屍,根本冇有一絲生機!

即便那些鬼火忽明忽暗,但蕭戰也根本無法看清周圍的狀況,隻是隱約看到了張廣等人正圍攏在一個火堆旁。

在他們不遠處,還有孔齊天和田文等人,也圍成了一個圓圈,坐在一堆炭火旁邊烤火取暖!

此刻的孔齊天和田文都狼狽到了極點,田文的髮髻也披散在腰間,臉上更冇了以往的神彩。

孔齊天也被凍得瑟瑟發抖,不停的向火堆前挪著身子。

而田凱等人也好不到哪裡去,幾人都臉色鐵青的打量著周圍,目光中,還帶著一絲懼色!

“是蕭戰!”

顧同第一個看到了從高空落下的蕭戰,用手一指,隨即怒吼了一聲。

他原本想衝上前來,卻被旁邊的孔齊天攔了下來。

“蕭先生!千萬……”

還冇等張廣的話說完,蕭戰已經飄然落於眾人麵前。

就在蕭戰雙腳沾到地麵的一瞬間,體內的所有力量,似乎被瞬間控空了一般,所有修為,幾乎同時被某種力量禁錮了起來!

除去肉身本有的力量之外,連一絲力道都調動不起來,可以說,蕭戰在一瞬間,就變回了一個普通人!

“蕭先生!”

張廣說著,帶著張家的眾人圍攏了過來。

畢竟蕭戰是為了救他們而來,此刻,雖說大家都是普通人,但畢竟他們人多勢眾,多少也能庇護蕭戰一些。

但這個地方極為怪異,而且對於武者的禁製,幾乎到了恐怖的地步!

就算是蕭戰,也根本束手無策,又何況是其他人?

蕭戰抬頭向空中望了一眼,此刻,灰暗的天空中,似有一團火在燃燒,不時的出現一道道的火光,將遠處的群山,映得更加恐怖詭異!

而在明月城正中央的廣場上,出現了一道高達萬仞的城門,遠遠看去,即陰森,又威嚴!

“蕭戰,拜你所賜,大家現在都被困在這裡了!”

孔齊天臉色無比難看,眾人之中,唯獨他是一道分身,因此,剛一落地,就差點魂歸天國了!

那股怪異的力道,差點就要了他的老命,如果不是孔家的上古殘卷護住了他的心脈,現在他墳頭的草都已經有五寸高了!

但是,明月城已經完全與世隔絕了,根本不需要外界去封城,就算他們日夜兼程,也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明月城的地界!

原因無他,明月城實在太大了,方圓何止萬裡?

而他們現在隻能像普通人一樣,靠兩腳走路,萬裡之遙,豈是鬨著玩的?!

“前麵就是豐都城?”

蕭戰扭頭看向了項羽道。

“不錯!”

項羽微微點了下頭。

那裡就是豐都城的第一關隘枉死城!

遠遠看去,枉死城中陰森恐怖,不時的傳出一陣陣哭嚎之聲!

“我們進去嗎?”蕭戰再次問道。

“你瘋了嗎!那個地方,一旦進去,就想休再出來了!你當那是城門嗎?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!”顧同氣得臉色鐵青,怒吼著罵道。

蕭戰懶得理他,而是直接看向了旁邊的項羽。

要說這裡麵,誰對豐都最瞭解,當然還是項羽!

雖說他現在隻是一道殘魂,但是,項羽死後的記憶,也是與他這道殘魂互通的!

“前麵那裡即是豐都,也是枉死城,隻有枉死之人,纔會見到的城關,在枉死城內,有一麵望鄉台,隻要站在台前,就能看到自己生前的一切過往!”

“因此,執念過重的人,一上望鄉台,就再也不願離開,這也是他們無法進入輪迴的原因!”

“但是你們都不是死人,而是生人!根本上不瞭望鄉台,所以,必須藉助於鬼身,才能踏入枉死城!”

項羽再次開口道。

蕭戰皺了下眉頭道:“除去枉死城,難道就冇有其他的路嗎?”

項羽微微搖了搖頭道:“地府不同於人間,十殿其實就是十座城,有橫死者,有餓死者,還有戰死者,但無論因何而死,都會在進入地府時,看到相應的一殿!”

“諸位都是活人,在你們麵前的,當然就是枉死城,因為你們現在並冇有死,但百日之後,你們也將成為枉死之鬼,所以,絕無第二條路!”

項羽神情極為嚴肅的說道。

“也就是說,想離開此地,隻有通過枉死城?”蕭戰沉聲問道。

“不錯,隻有到達枉死城,還能活著出去,才能離開明月城!”項羽鄭重的點頭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