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

喪屍?

“下藥?”

潘曉天猶豫了,他冇想到趙無量給他出了這麼個下三濫的法子,心裡有點猶豫。

趙無量繼續說道:

“潘少,你想啊,林婉如可是盛世集團的千金大小姐,被你睡了,林遠山敢報警嗎?他這麼大個企業難道不要麵子了嗎?

到時候,生米煮成熟飯,他肯定哭著求著把女兒嫁給你,夏洛區區一個保鏢,算個屁啊?

而且這藥三個小時後,就會隨著毛孔排出體外,不會在體內留下任何痕跡,再優秀的法醫也查不出來……”

“當真有這麼神奇的藥?”

潘曉天心動了。

“當然有,十萬一粒,你想要的話,我可以找朋友拿貨。”趙無量笑道。

“行,拿一粒……哦不,拿五粒吧。”

潘曉天掛斷電話,隨手給趙無量轉去了五十萬。

“老大,你真要給林校花下藥啊?”瘦猴有點擔憂,“萬一被警察查出來……”

“你媽的!”潘曉天拍了瘦猴後腦一下,“巴不得我被警察逮是不是?”

“冇冇冇,老大你可是我老大,我怎麼可能這樣想呢。”瘦猴很委屈。

“哼,事已至此,已經冇辦法了,隻能劍走偏鋒。”

潘曉天眼底閃過一抹狠光。

鮑金龍帶著槍都打不死夏洛,他隻能霸王硬上弓了,到時候林遠山為了企業形象和林家顏麵,很有可能會選擇和他們潘式集團合作。

“呃……呃,啊……”

突然,旁邊黑黢黢的巷子裡,傳出幾句粗重的呼吸聲。

“誰,誰在那兒?”潘曉天張嘴就罵:“媽的裝神弄鬼,以為本少是嚇大的啊,粗來!”

“踏踏踏。”

隨著一陣蹣跚的腳步聲,一個身材姣好的小白領,出現在三人麵前。她好像喝醉了,走路東搖西晃的,高跟鞋都丟了一隻。

潘曉天麵露喜意,這可是免費送上門的啊,他怎麼能不玩。

“嘿嘿,瘦猴大虎,把她給我拖進去……”

“好的老大!”

倆小弟各自邪笑一聲,他們也憋了不少天了,正好在這個醉酒女身上好好釋放一下……

“妹子,這麼晚了,還不回家啊。”

大虎滿臉笑地把手搭在醉酒女的肩膀上,往下瞄了一眼,這女的長相很正點,估計在公司裡屬於交際花那種。

可突然,女人揚起脖子,眼中凶光閃爍!

“吼!!”

“啊……啊啊!!”

巷子裡響起陣陣慘叫。

數百米外的魅力酒吧。

林婉如的生日宴會還在舉行,勁爆的dj音樂和炫麗的燈光交織一片。

夏洛坐在吧檯邊喝酒,手機震動了一下,是汪勁鬆。

“喂!羅,你在哪裡?”

“在酒吧玩呢,怎麼了。”

夏洛也不奇怪汪勁鬆哪來的他手機號,肯定是汪雨希給的。

“小希在你旁邊嗎?”汪勁鬆聲音聽起來有些急。

“在啊,怎麼了。”

夏洛望了一眼在舞池裡放飛自我的汪雨希,“狼,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。”

“呼……那就好。”汪勁鬆鬆了口氣,“如今整個鬆江市,恐怕隻有你的身邊是最安全的。”

“到底發生什麼了?”

夏洛皺起了眉。

“你們早點回去吧,今晚的鬆江,不太平。”

隻說了這句話,汪勁鬆便匆匆掛斷電話,搞得夏洛很莫名其妙。

不過,汪勁鬆一向不是個愛惡作劇的人。

他將吧檯上剩餘的藍色夏威夷一飲而儘,走進舞池,把林婉如和汪雨希拉了出來。

“這才十一點呢,太早了吧……再玩一會兒嘛。”

汪雨希一聽要回去,極不情願地晃著夏洛的胳膊,“好長時間冇蹦迪了……”

“不行!你哥說今晚鬆江不太平,馬上回去,下次再玩。”夏洛說完,看向林婉如。

“好吧。”

林婉如也還冇儘興,不過夏洛的囑托,她哪敢不聽,怕是小命不想要了。

隨後,向一群狐朋狗友告了彆,三人便匆匆離開酒吧。

“我哥也真是的,鬆江怎麼就不太平了?是喪屍圍城還是隕石墜落啊,哼,杞人憂天。”

汪雨希碎碎念地跟在夏洛屁股後麵,朝停車點走去。

突然,一個人影瘋瘋癲癲朝他們跑來。

“嗯?”

夏洛定睛一看,是潘曉天?

“快跑!婉如,快跑!那邊有個咬人的瘋子,千萬不能過去。”

潘曉天跑過來抓住林婉如的手,發羊癲瘋一樣叫喊道。

“放……放手!你弄疼我了!”林婉如手腕都被抓紅了,對他罵道。

“喂!”

夏洛走過去,單手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,發現他臉上全是汗,“你撞鬼了?”

“不是鬼!是喪屍,喪屍啊!冇看過《生化危機》《行屍走肉》嗎你們?”

“噗嗤——”

汪雨希直接笑噴了,“潘曉天,你電影看太多了吧,現實世界哪來的什麼喪屍。”

林婉如也翻了個白眼。

“來了,她來了!”

潘曉天瞳孔猛然暴縮,指著前方巷子裡一個搖搖晃晃的身影。

藉著昏暗的路燈,四人看清了來人容貌,是一個白領女子,穿著染血的白襯衫和包臀裙,踩著一直高跟鞋,歪歪扭扭地行走。

她雙目空洞,嘴巴周圍糊滿了鮮血,不時發出幾聲低吼,和電影裡的喪屍如出一轍。

“啊!”潘曉天發出崩潰的慘叫,飛快逃走了。

“夏夏夏洛…”

汪雨希嚇得全身發抖,下意識地躲在夏洛背後。

“真的是喪屍?天呐,怎麼會……”林婉如直接被嚇哭了,她從小就最怕喪屍殭屍這種東西。

“彆慌,不是什麼喪屍,估計是藥嗑多了。”

夏洛安慰了二女兩句,然後朝那女子走了過去。

“夏洛,小心點啊,彆被咬到。”

林婉如擔憂無比。

汪雨希則是趕緊給汪勁鬆打去一個電話…

“吼!”

白領女子發出嘶吼聲,張嘴朝夏洛喉嚨咬來。

夏洛側身躲過,反手抓住女子雙臂一絞,女子立馬被製服在地上,動彈不得,兩排牙齒“哢哢哢…”地咬著空氣。

“呼……”

林婉如鬆了口氣,見夏洛如此乾脆利落地製服一隻喪屍,她很是羨慕。

冇幾分鐘。

幾輛軍用悍馬車駛來魅力酒吧,一身迷彩裝的汪勁鬆,帶著數名持槍軍人大步走來。

“小希,婉如,你們冇事吧?”

汪勁鬆眉宇間愁雲滿布。

“冇事……”汪雨希愣愣地道:“哥,你這是?”

“忘了說,我退役後,現在的身份是鬆江警局的警衛隊長,負責鬆江市的治安問題。”

汪勁鬆語氣輕鬆地道。

汪雨希和林婉如嘴巴直接張成了o形,警衛大隊隊長,這可是個大官啊!

將二女送上車後,汪勁鬆歎了口氣,看著夏洛道:“羅,幸好有你在,否則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。”

“她到底是什麼人,不會真是喪屍吧?”夏洛問道。

“吼……吼……啊啊!”

白領女子被兩個武警戰士押解上車,隔著鐵欄杆還對他咆哮,伸手抓來抓去。

“這是今晚的第五個了。”

汪勁鬆語氣沉重。